您當前位置:首頁 > 國研視點 > 專家視點 > 正文
馮俏彬:解決防疫物資短缺需要政府與市場協同用力
2020-02-18 00:00

隨著全國防疫工作的縱深推進以及各地逐漸進入復工復產的關鍵時期,對于口罩、防護服等防疫物資的需求非常迫切。從現在的情況看,口罩不僅是廣大人民群眾的防疫生活必需品,而且還是廣大企業復工復產的必需品,全國范圍內十分短缺。

為了應對口罩短缺,目前政府部門已出臺了很多支持措施。如工信部在疫情發生后緊急開發了國家重點醫療物資保障調度平臺,集合了400多家專門生產防疫物資的企業及時開工復產,有關部門出臺了鼓勵企業擴大生產、提高產能的各種措施,如定向低息貸款、生產設備的稅收加計扣除、保底收儲,等等。但盡管如此,口罩短缺的現象仍然廣泛存在,而且正在成為制約企業復工復產的關鍵瓶頸因素。更重要的是,從傳染病的規律上看,疫情發展不確定性很大,全面消退仍然有相當時日,在這種情況下,口罩、消毒水等大眾防疫物資和防護服、護目鏡等專用防疫物資的需求,仍然將在一個較長的時間內處于持續高位。

疫情發生以來,有輿論曾將防疫物資短缺歸咎于政府應急物資儲備不足。我們的研究表明,盡管我國的應急物資儲備體系確實還有許多需要改進的方面,但在醫藥儲備這一塊,無論是從體制還是數量上看,目前看都基本運轉正常。我國國家醫藥儲備實行的是中央和省兩級儲備,基本原則是“實物儲備為主,實行品種控制、總量平衡、動態管理、有償調用”,儲備的品種包括各類藥品、器械、試劑等,共同特點是標準高、生產周期長,價值也相對高昂。目前,國家醫藥儲備的管理職能歸屬于工信部,方式上采用的是企業代儲,中央一級由國家醫藥集團承擔,2019年的儲備規模大約在7億元,地方一級多為本地的國有醫藥企業,規模不等。相對而言,口罩、消毒水、手套等防疫物資,各地疾控部門、醫院也有一些儲備,但由于這些東西均為低值易耗品,需要時可隨時向市場購買,一般情況下不會儲備太多。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對于這類防疫物資的需要遠遠超出了醫藥部門,而成為全國、全民爭搶的對象,類似于發生了“口罩擠兌”,任何儲備體系都不可能應對這種突然爆發的搶購潮。

但我國擁有生產口罩等防疫物資的巨大生產能力。我國是制造業大國,正常情況下,全球50%以上的口罩產能都集中在我國。近期網上有人詳解了口罩生產流程、原材料、設備和工藝情況,簡單地說,口罩生產是一種低投入、低技術、原材料極大豐富的行業,一臺全自動平面口罩機的價格僅18.5萬元,一分鐘可以生產100個口罩,從生產到出廠,時間周期僅有7—10天。巧合的是,湖北省本身就是我國最大的無紡布制品加工出口基地之一,宜昌市的欣龍集團僅在2019年上半年生產出的熔噴無紡布可以生產7.85億只口罩,相當于每天生產436萬個。僅此一家企業的產能,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支撐湖北疫區一線的需要。

我們認為,要有效應對當前口罩等防疫物資短缺的問題,需要政府這只“看得見的手”和與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協同用力、雙管齊下,既千方百計擴大生產,也要合理引導需求。

政府應強制要求防疫物資生產企業復工復產,鼓勵有條件的企業積極轉產。在疫情襲來以后,國家已經采取了各種措施要求口罩企業盡快復工復產,并擴大產能。目前,75%的口罩生產企業已經復產,正夜以繼日地為市場生產。但仍然有四分之一的口罩生產企業處于停工狀態。在戰時狀態,政府完全可以依法強制這些企業復工復產。此外,政府還可以出臺金融、財稅等政策,鼓勵有條件的企業積極轉產。目前已經有一批企業緊急轉產,加入口罩生產行列。五菱汽車、富士康、比亞迪等,都紛紛新上了口罩生產線,日產口罩數百萬只。政府還可以根據緊急狀態法,進行定點采購和保底收儲,鼓勵企業擴大生產。

政府要盡快將生產生活秩序恢復到基本正常的狀態?谡直M管是一個簡單的商品,也同樣有原材料、中間產品、生產設備以及從生產到銷售的一個完整的產業鏈。生產口罩本身并不難,難的是為了生產口罩,整個產業鏈必須協同運轉。這就清楚地表明,應對口罩短缺的根本解決之道,是要在做好防疫工作的同時,有序恢復生產、恢復物流、恢復人流,基本恢復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另外從傳染病的規律上看,發生時間多在冬春之間,結束時間多在春天來臨、天氣轉暖之后,其間最短也需要三四個月的時間,那種想“畢其功于一役”“速戰速決”,快速結束戰斗的想法,在新冠病毒這個看不見的敵人面前,很可能行不通。我們需要有打持久戰的思想準備,需要通過加快恢復生產來為打贏這場戰爭提供物資支持。

要利用價格機制,合理引導防疫物資需求。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先生說得好,“在非常時期,要讓最急迫的物資去到最需要的地方、最需要的人手中”。當前,最需要口罩等防護物資的地方就是湖北等重點疫區,最需要的人就是日夜奮戰在生死線上的廣大“白衣戰士”,政府要全力保障這些地區和人員對于防疫物資的需求。在疫區之外,盡管政府也可以適當發揮戰時配置資源的作用,但多數情況下還是要依靠市場機制和價格機制來解決問題。政府可以通過限購、限價、定點銷售等方式,滿足各家各戶對于口罩的基本需求。但在基本需求之外,還是要通過經濟手段、價格機制來動員資源,投入到防疫物資的生產之中。要充分考慮到部分行業用工、運輸、材料等成本上漲的基礎事實,給予相關企業一定利益空間。要尊重事實和經濟規律,考慮實際情況,靈活調控和指導,維持企業的生產和銷售積極性。在對物價進行市場監管時,要適當提高容忍度,適當提高限價和限購政策要求和哄抬物價的界定標準,那種將進價0.65元、銷價1元也視為哄抬物價、嚴厲打擊的辦法,除了抑制企業的生產經營積極性,加劇供需缺口之外,起不到任何作用。

總之,值此“國難”之際,需要集合各方面的力量、發揮各種優勢來共克時艱。政府和市場作為配置資源的兩種手段,在這一特殊時期,同樣不可或缺。大疫之下,在政府積極作為的同時,也要讓市場機制發揮作用,以價格調節供求,解決短缺,促進平衡。

作者: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副部長、研究員 馮俏彬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2020年02月17日 
【關閉窗口】



淘股吧股票论坛电脑版淘股吧和雪球哪个好